第二次世界大战战略轰炸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一部分

潮汐行动英语Operation Tidal Wave中一架B-24轰炸机向位于罗马尼亚普洛耶什蒂的阿斯特拉罗马纳炼油厂投弹
地点欧洲战场
太平洋战场
参战方
 美国
 英国
 加拿大
 澳大利亚
 苏联
 中华民国
 纳粹德国
 大日本帝国
 意大利
指挥官与领导者
亨利·阿诺德
卡尔·斯帕茨
柯蒂斯·李梅
查尔斯·波特尔
理查德·皮尔斯英语Richard Peirse
亚瑟·哈里斯
亚瑟·泰德
克利福德·麦克埃文英语Clifford McEwen
蒋介石
谢尔盖·胡加可夫英语Sergei Khudyakov
亚历山大·诺维科夫
赫尔曼·戈林
阿尔贝特·凯塞林
胡戈·施佩勒
东久迩宫稔彦王
河边正三
伤亡与损失

英国:

  • 60,595名平民死亡
  • 160,000名飞行员死亡(欧洲)

中国:

  • 260,000–350,934名平民死亡

法国:

  • 67,078名平民死亡

荷兰:

  • 数千平民死亡

波兰

  • 数万平民死亡

苏联:

  • 500,000+名平民死亡
  • 2,691名飞行员死亡(日本)

德国

  • 305,000–600,000名平民死亡(包括外籍劳工)
  • 工业严重损失

日本:

  • 330,000-500,000名平民死亡
  • 工业严重损失

意大利:

  • 60,000–100,000名平民死亡
  • 5,000名军人死亡
第二次世界大战主战场
欧洲战场
波兰
假战
冬季战争
丹麦及挪威
法国及低地国家
不列颠
巴尔干
南斯拉夫战线
东方战线
芬兰
西方战线
亚洲和太平洋战场
中国
太平洋
东南亚
西南太平洋
日本
满洲
地中海、中东及非洲战场
北非
东非
地中海
亚得里亚海英语Adriatic Campaign of World War II
马耳他英语Siege of Malta (World War II)
伊拉克
叙利亚及黎巴嫩
伊朗
意大利
十二群岛英语Dodecanese Campaign
法国南部
其他战役
大西洋
北冰洋英语Arctic naval operations of World War II
战略轰炸
美洲
法属西非英语French West Africa in World War II
马达加斯加英语Battle of Madagascar
同时发生的其他战争
中国内战
苏日边界
泰法战争
伊宁事变

第二次世界大战战略轰炸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对敌方领土中铁路、港口、城市、工人居所及工业区进行的持续性空中打击。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诸多空军战略家认为对工业及政治基础设施而非纯军事目标进行打击将能带来重大胜利。战略轰炸时常涉及对平民居住区的轰炸,相关军事行动有时刻意针对平民,以达到震慑作用并扰乱其日常秩序,但可能会触犯战争罪行。不过二战爆发时国际法并未明确禁止对城市区域的轰炸,而在第一次世界大战、西班牙内战及中日战争中这一情形已有发生。

二战期间的战略轰炸自1939年9月1日德国入侵波兰时即已开始。德国空军对波兰诸多城市英语Bombing of Wieluń及平民区进行了无差别的轰炸行动,目标包括华沙英语Bombing of Warsaw in World War II。随战事发展,轴心国及同盟国的轰炸规模均明显提升。1940年9月德国空军开始对英国城市进行轰炸。1942年后英国对德国的轰炸限制逐渐放宽,开始针对工业区域,并最终扩展至平民区。美国对德国的轰炸跟随这一逻辑,对汉堡、德累斯顿及其他德国城市的燃烧轰炸广受争议。

在侵华战场,日本对平民目标进行了持续的轰炸(如重庆)。在太平洋战场,美国于1944年10月开始对日本进行成规模的空袭行动,而至1945年3月已开始采用燃烧轰炸,造成日本民众的重大伤亡,杀死的人数甚至比原子弹还要多;1945年8月6日及9日则对广岛和长崎进行了原子弹轰炸,是史上仅有的两次核轰炸。

战略轰炸为一军事战略,与密接支援及战略空中力量有显著区别。战略轰炸的效用在战间及战后都受到了广泛的讨论,由于造成大规模屠杀平民的效果,作法极具争议性。德国空军及英国皇家空军均未能挫伤敌军士气并完成致命一击。但亦有学者认为战略轰炸显著破坏了敌方的工业生产能力,战间期的战略轰炸支持者则认为这一行动最终导致了日本的投降。

相关国际法背景

主条目:空袭与国际法

由于年代原因,1899年以及1907年的海格会议仅仅制定了关于陆战与海战的条款。在当时,空战还只是停留在脑海之中。虽然有些国家尝试将空战包括在国际人权公约中,但是它们都没能在二次大战前达成此目标。当然,也不是说空战由此而不在战争法的管辖之内,只是各国政府对于如何解释空战有着比较明显的分歧。这意味着那时的各式国际条约或国际习惯法均不限制针对平民所展开的空袭。

对于国际法在空袭这方面的遗漏事实上是有着多方面的原因的。因为各式约束空战的国际法都有着太松或太紧的条款,所以大多数国家都拒绝签署此类条约,其中一个例子便是1923年起草的关于空战的海格规则。 另外,对于各大国来说,刚刚研发出来的先进轰炸机给予了它们巨大的军事优势。由此,对于限制使用此类轰炸机的条约它们更是不愿接受。 既然没有任何详细规定空战的条约,各交战国在战争初期便采用了被各主要交战国所签署1907年海格会议条约。而此条约没有限制任何针对平民所展开的空袭。

已隐藏部分未翻译部分,欢迎参与翻译

纽伦堡审判盟军主检察官,Telford Taylor将军写到:

最初有诸多城市遭受了德国的轰炸而受损严重:华沙,鹿特丹,贝尔格莱德,伦敦,等等。但德国和日本的城市化为废墟则不仅仅是因为盟军的报复,而是出于深思熟虑的政策,从而让人明白到,对于城市和工厂进行空袭,已经是受到所有国家认可并且执行的现代战争的一部分了。

General Telford Taylor, Chief Counsel for War Crimes at the Nuremberg Trials, wrote that:

If the first badly bombed cities — Warsaw, Rotterdam, Belgrade, and London — suffered at the hands of the Germans and not the Allies, nonetheless the ruins of German and Japanese cities were the results not of reprisal but of deliberate policy, and bore witness that aerial bombardment of cities and factories has become a recognised part of modern warfare as carried out by all nations.

Article 25 of the 1899 and 1907 Hague Conventions on Land Warfare also did not provide a clear guideline on the extent to which civilians may be spared; the same can be held for naval forces. Consequently, cyclical arguments, such as those advanced by Italian general and air power theorist Giulio Douhet, do not appear to violate any of the Convention's provisions.Due to these reasons, the Allies at the Nuremberg and Tokyo Trials never criminalised aerial bombardment of non-military targets and Axis leaders who ordered a similar type of practice were not prosecuted. Chris Jochnick and Roger Normand in their article The Legitimation of Violence 1: A Critical History of the Laws of War explains that: "By leaving out morale bombing and other attacks on civilians unchallenged, the Tribunal conferred legal legitimacy on such practices."

欧洲部分

英国从1940年,美国从1942年展开对德国占领下的西欧地区进行战略轰炸的行动,可以说是第一次持续性,并且大规模的实行杜黑在他的空权论著作当中的理念。苏联由于空军规模以及技术问题,对于破坏德国的工业与生产能力的影响非常有限,也可以说苏联并未在二次大战中有机会进行战略轰炸。

起源

早在1920及1930年代,英国皇家空军就已经形成基于战略轰炸效果的作战理论。但一直到1939年欧战爆发时,英国对于轰炸德国本土的准备工作仍然不足。

在不列颠战役告一段落之后,英国就展开对德国占领区的轰炸,然而限于英国轰炸机的有效作业高度刚好是在德国战斗机活动作业的范围,加上英国无法有效的提供战斗机护航,损失惨重的皇家空军轰炸机司令部决定将任务类型转为夜间,轰炸的目标型态则偏重在城市或者是大型地面目标上面。

英国轰炸机的准备及缺失

除了派出轰炸机空袭德国存在实际困难之外,英国人还担心对德国城镇轰炸将引发德国人的报复行动。由于德军战斗机的拦截,最初的轰炸行动出现了灾难性的后果,最终英国决定将轰炸改在夜间进行。英国轰炸机装备的导航设备十分原始,再加上多数皇家空军领航员缺乏夜间精确导航的训练,轰炸机的空袭效果并不明显。

另外,影响轰炸效果的另一个障碍是,英国皇家空军的主力轰炸机的载弹量不够大,无法装载足够多的炸弹实施确实有效的轰炸。同时,英军轰炸机也缺乏足够的油料向第三帝国腹地发动空袭。

千机轰炸

主条目:千机轰炸行动

第八轰炸机司令部

美国介入欧洲战局之后,于1942年6月29日正式以陆军航空军第8轰炸机司令部为进行战略轰炸的第一阶段,这一天的轰炸德国还是以借来的英国轻轰炸机轰炸法国境内的目标。直到B-17与B-24轰炸机的数量逐渐累积之后,美国才得以使用自己的装备对德国占领区进行日间的精确轰炸。

鲁尔空战

指英伦空战结束后,英国开始执行空中反击任务,主要针对德国鲁尔工业地区实施轰炸(德国煤矿产区及主要工业地区)。

空袭水坝行动

英军于1943年1月起针对鲁尔地区三大水库“莫勒”、“索普”、“埃德尔”这座水库实施特种轰炸,以英军第617重轰炸机中队的19架“兰开斯特”重轰炸机经改造携带大圆桶炸弹采打水漂方式实施轰炸,于同年5月16日夜间实施,成功摧毁三座水库但也损失8架飞机。但获得成效惊人。

空袭柏林

主条目:空袭柏林

以当时英国空军实力来说,空袭柏林并非一件易事,除了要对抗德国精锐战斗机外,瞄准度极差也会影响到战果。

最后的空袭

影响

除了对德国重要地面目标的轰炸以外,日间战略轰炸给予德国空军非常大的压力,迫使德国必须降低在东线的作战飞机数量,将尤其是战斗机调往西线应付美军的轰炸机与后来数量甚至超过轰炸机的护航战斗机。德国空军的实力也在战略轰炸进行的过程当中受到无可挽回的重创,终至将整个西线与部分东线的制空权拱手让出。

评价

欧洲的战略轰炸的效果与影响到了战后还受到许多争议,尤其是对目标的选择,夜间轰炸对平民的杀伤与造成的设施破坏是否过当等等都有不同的见解与研究。但是无庸置疑的是,英美两国的战略轰炸不仅破坏德国军需工业的生产与运输能力,也将部队,装备与物资的运输能力严重的加以破坏与限制,从而压迫德国的战争机器无法持续进行下去。

亚洲部分

日本对中国重庆大轰炸期间一次大规模恐慌所造成的死者,1941年6月。

亚洲范围内的大多数战略轰炸是由日本和美国实施的。英联邦曾计划,等欧洲战事结束,就派遣一支由多达1000架重型轰炸机组成的战略轰炸部队(“老虎部队英语Tiger Force (air)”)去远东;但直到太平洋战事结束,这一计划未能实现。

概述

早在1941年的珍珠港事件后,美国的吉米·杜立特中校曾派出16架B-25战略轰炸机袭击日本的东京、横滨、名古屋和神户的油库、工厂和军事设施。

然而当美国成功发展B-29轰炸机后,美军便有能力对日本作出有实质作用的战略轰炸。B-29轰炸机的时速达563公里,飞行高度超过10,000米,续航里程为6,430公里。打击距离达到2,400公里,并能携带9,000公斤的炸弹。当时轴心国的战斗机都不能达到此高度,即使达到也追不上它们的速度。

美军的首轮使用B-29的袭击是在1944年6月15日,47架B-29从成都起飞,轰炸位于日本九州的八幡钢铁厂。但这次攻击并没有造成太大的破坏,68架飞机中,只有47架飞抵目标,有4架未能起飞,有4架坠毁,有6架因机件问题要在途中弃置所带的炸弹,有一架被击落,其余的大多只轰炸了次要的目标。

首次来自南方的袭击是1944年的11月24日,美军派出88架轰炸机空袭东京,意欲进行一次白天的精准轰炸。飞机在10,000米高空投弹,结果只有约30架飞机找到了轰炸目标,约10%命中预定目标,只有一个飞机制造厂受了轻伤。

当时美军并未攻占马里亚纳群岛、硫磺岛等军事基地,如果由中国出发则会有补给问题,而且机场设备简陋,距离也太远,由中国起飞的B-29必须减少载弹量以运载燃料,故此B-29在中国的日子里,只对日本发动了有限的攻击。直到尼米玆海军上将以跳岛战术攻占了一些接近日本的岛屿后,美国第20空军被编配到第21轰炸师,并开始筹备对日本本州的大规模轰炸。

日本实施的轰炸

日本的战略轰炸是由大日本帝国海军航空队英语Imperial Japanese Navy Air Service及大日本帝国陆军航空部队相互独立的来实施。大多数空袭是针对中国的大城市,如上海、武汉和重庆,其中对重庆的空袭从1938年2月持续至1943年8月,共约5000次左右。

一张著名的照片,题为“血腥的星期六”,表现一个烧伤且吓坏了的婴儿,坐在被日本海军航空队炸毁的上海南火车站。

对南京和广州的轰炸始于1937年9月22日及23日。它们激起了广泛的抗议,国际联盟远东咨询委员会的一份决议即为其体现。时任英国副外交大臣 Cranborne 勋爵英语Robert Gascoyne-Cecil, 5th Marquess of Salisbury在他的个人声明中表达了义愤。

当整个文明世界听说这些空袭的消息后,其所带来的深深的恐怖感难以用语言形容。这些空袭所轰炸的地点往往离真正的敌意区域很远。某些地方虽有军事目标,然而在空袭中貌似完全不是首当其冲的。看样子空袭的主要目的是通过无差别的屠杀平民来制造恐怖……

——Cranborne 勋爵
达尔文空袭是澳大利亚土地所曾遭受过的最大规模的单次攻击。

日本帝国海军亦曾以航空母舰舰载机袭击了当时中立的美国珍珠港及瓦胡岛,时在1941年12月7日,造成近2500人死亡,令美国于翌日投入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还空袭过菲律宾及澳大利亚北部(达尔文空袭,1942年2月19日)。

台北大空袭

主条目:台北大空袭

1945年5月31日造成三千余名台北居民当场死亡,伤者及无家可归者更达数万人以上。

对台湾他处的空袭另有:

东京大轰炸

主条目:东京大轰炸

主要指1945年3月10日、5月25日这两次轰炸,导致:

原子弹爆炸

主条目:原子弹爆炸

广岛市

“小男孩”落地爆炸后在广岛腾起的蘑菇云主条目:广岛市原子弹爆炸

广岛市原子弹爆炸事件,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美国在当时日本的广岛市,于日本时间1945年8月6日早上8点15分投下原子弹的历史事件。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遭受核武器袭击的都市。原子弹爆炸造成广岛市十几万居民死亡,都市遭到毁灭性打击。

长崎市

主条目:长崎市原子弹爆炸

长崎市原子弹爆炸(1945年8月9日上午11时2分,即昭和20年8月9日)是指二次大战末期由美军对日本长崎市所发起的一次核攻击,亦是人类历史上第二次于战争中使用核武器。(第一次为8月6日对广岛市的核攻击)当时的长崎市人口有240,000,战后估计死伤者达148,000人,而建筑物就有大概36%受到全面烧毁、破坏。

www.zhiyonw.net
问题反馈联系QQ:暂无联系方式,也可发qq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