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介绍的是斯拉夫人的人民会议。关于东斯拉夫的贵族会议,请见“杜马”。 “普斯科夫共和国的为制会”,作者:维克托·米哈伊洛维奇·瓦斯涅佐夫。

为制会(俄语:вече波兰语:wiec,乌克兰语:віче,白俄罗斯语:веча,捷克语:Veča,斯洛伐克语:Věče,古教会斯拉夫语:вѣштє)中国内地通常翻译成维彻。是中世纪斯拉夫人的一种人民会议。

在诺夫哥罗德这个为制会有着显著影响的地方,其为制会与诺尔斯人的“庭”或瑞士的州民大会。

词源

在斯拉夫语族的语言中,“为制”一词源自原始斯拉夫语的*větje,其意为“议会”、“评议”或“谈话”。(此词与“苏维埃”一词有关,两者皆源自原始斯拉夫语意为“谈话、说话”的动词词干*větiti)

一些错误的资讯指称,这个词和英语诸如advice(意即“忠告”)等拉丁语词根中的-vice同源,也和梵语的Veda,以及英语的wise(意即“有智慧的”)和荷兰语的weten(意即“知道”)等词同源;同样的,一些错误的资讯指称,此词语意的发展,和英语的congregation(意即“集合”)类似。

罗斯诸国

一般认为,东斯拉夫人的为制会起源自东欧的部落会议,因此其起源早于基辅罗斯。

在东欧的历史记载中,最早提及“为制会”的内容,包含了997年对比尔戈罗德-基辅斯基城堡(乌克兰语:Білгород-Київський)的记载、1016年对诺夫哥罗德共和国的记载、和1068年对基辅的记载。这些会议讨论诸如开战与议和、设置法律、对统治者的废立等事项。在基辅,为制会于圣索菲亚主教座堂门前召开。

在乌克兰,城镇的“为制会”单纯就是为了昭告社群成员重要事项、及对不久后的将来的规划而举办的集会。

诺夫哥罗德共和国

主条目:诺夫哥罗德为制会俄语Новгородское вече 1478年诺夫哥罗德为制钟被撤除并移往莫斯科的说明。

直到1478年被莫斯科大公伊凡三世征服为止,为制会都一直是诺夫哥罗德共和国最高的立法与司法机构。

传统学界认为,在1410年当中一系列的改革,使得诺夫哥罗德为制会变成了像威尼斯公众会议那样的机构,其中原有的部分成了国会的众议院或下议院;同时一个类似参议院的显贵议会(sovet gospod)也被成立,其成员由城市先前的治安官(所谓的posadnik和tysyatsky)所组成。一些资料来源指出,为制会的成员资格在当时可能变成了永久性的,而国会代表则被称为“为制人”(vechnik);但这种说法受到一些近代学者的质疑。

尽管实际运作的状况可能更复杂,诺夫哥罗德议会可由任何敲响为制钟的人所召开,之后任何的市民,包括贵族、商人和一般市民等等,会在雅罗斯拉夫大院或者圣索菲亚主教座堂的门前集合(在后者集合的状况,因为在教堂门前集合之故,又称之为Vladychnoe veche,意即“总主教的为制会”)。

为制钟视共和政体与独立的象征,因此伊凡三世征服诺夫哥罗德后,将之撤下并运往莫斯科,以象征这座城市过去制度的终结。

与之不同的会议,可在城市不同的“角落”(俄语:концы,中世纪时大诺夫哥罗德的五个分区)召开。

对于诺夫哥罗德共和国的其他城镇,编年史只曾提及托尔若克的为制会;然而,有可能所有其他的城镇也都有自己的为制会。

普斯科夫共和国

在普斯科夫共和国(Pskov Republic),为制会的运作一直持续到1510年普斯科夫被瓦西里三世纳入莫斯科公国的版图为止。在普斯科夫共和国,为制会在三一主教座堂的庭院召开。

波兰

卡齐米日三世时代的波兰为制会

在波兰语中,为制会被称为wiece。波兰的为制会甚至在波兰建国前,就已在波兰王国召开过。议题先由长老与领袖们进行辩论,之后再呈现给所有的自由民,以进行更多的讨论。

一种召开为制会的主要状况是选举新领袖的时候。有一些传说提及九世纪皮雅斯特王朝的建立者车轮匠皮雅斯特及其儿子Siemowit的选举(如果这些传说是真的,那作为议会传统的波兰王室选举,其历史就早于冰岛的冰岛议会一个世纪),但是论及那个时代的资讯,起源自之后的时代,故其可信度为学者所争议。仅有菁英享有选举权,在之后的时间里,这些菁英成了最有权力的贵族(权贵和亲王等)或官员,且深受所在地的传统与统治者权力大小的影响;类似地,在12和13世纪时,为制会的参与权,被进一步限制于高阶贵族与官员之间。1306年和1310年的全国为制会官员的集会,可被视为波兰国会的前身。

www.zhiyonw.net
问题反馈联系QQ:暂无联系方式,也可发qq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