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佩莱纳的阿里帕夏
阿里帕夏画像,Lufton Relke绘于1823年
约阿尼纳英语Pashalik of Yanina帕夏
任期
1788年-1822年
个人资料
出生1740年
奥斯曼帝国特佩雷尼 (今属阿尔巴尼亚)
逝世1822年(81-82岁)
奥斯曼帝国约阿尼纳圣潘代莱蒙修道院(今属希腊)
墓地希腊约阿尼纳
民族阿尔巴尼亚人
儿女穆赫塔尔帕夏
韦利帕夏英语Veli Pasha
萨利赫帕夏
宗教信仰伊斯兰教苏非主义
昵称约阿尼纳之狮

台佩莱纳的阿里帕夏(土耳其语:Tepedelenli Ali Paşa,阿尔巴尼亚语:Ali Pashë Tepelena,希腊语:Αλή Πασάς Τεπελενλής,1741年-1822年1月24日),又名约阿尼纳的阿里帕夏(希腊语:Αλή Πασάς των Ιωαννίνων),是19世纪初奥斯曼帝国时期鲁米利亚地区西部的一位帕夏,约阿尼纳帕夏国英语Pashalik of Yanina及希腊本土大部分地区的实际统治者,统治中心位于约阿尼纳。绰号“约阿尼纳之狮”。

阿里帕夏本仅为奥斯曼帝国境内一小地方武力统治者,于1787年开始,透过奥斯曼帝国的帮助,开始统治约阿尼纳地区(位于今阿尔巴尼亚南部大部分地区),并在随后陆续扩充势力。专横且大力扩张军备的他,受到奥斯曼帝国苏丹的注意与防备。1820年,奥斯曼苏丹要求他回土耳其述职,不过此举遭阿里帕夏拒绝。他纠集希腊各处势力武力反抗奥斯曼帝国,并持续了三年。后来中计,被奥斯曼人诱杀,时年80岁。

阿里有三个儿子:穆赫塔尔帕夏(Muhtar Pasha,于1809年俄土战争中为奥斯曼帝国服役)、摩里亚的韦利帕夏(Veli Pasha)和发罗拉的萨利赫帕夏(Salih Pasha)。

早年生涯

阿里于1740年出生在今阿尔巴尼亚特佩雷尼区特佩雷尼镇附近克里苏拉山口贝奇什特村(Beçisht)的一个有力家族里。他是托斯克(Tosk)部族的成员,其祖先在一段时间内为贝奇什特的世袭贝伊。阿里的父亲韦利(Veli)是一位贝伊(并且可能是一个退休的土耳其新军)。关于他家族的发源,研究阿尔巴尼亚的专家罗伯特·埃尔西英语Robert Elsie认为来自安那托利亚的一个土耳其家族。然而这却被驳斥了,因为有证据证明阿里的家族来自阿尔巴尼亚南部地区。阿里的父亲韦利在他14岁的时候被临近的敌对部族酋长所谋杀,酋长随后占领了托斯克部族的地区。在他父亲死后,他的家族就丧失了大部分政治实力和财产。1758年,他母亲哈姆科(Chamko)组织了一个山贼团,用自己凶狠和不屈不挠地行为,激励著阿里的复仇心和恢复家族所失去的财富的欲望。根据拜伦的说法:“阿里在父亲死后继承了6个迪拉姆和一把滑膛枪……他聚集了一小撮父亲的追随者并自封为首领,从一个村庄到另一个村庄积累钱财并增强实力,最后发现自己是阿尔巴尼亚一个非常有实力的组织的首领。”

阿里成为了一个著名的匪帮首领并且引起了土耳其统治者的注意。土耳其统治者赋予其镇压匪帮拦路抢劫者的权力。阿里常常打着为“苏丹和帝国”而战的旗号,作战勇敢,尤其是在镇压著名的帕兹万特奥卢英语Osman Pazvantoğlu叛乱中。他被介绍加入土耳其新军,深深受到了新军纪律的影响。随后在镇压斯库台地区的叛乱有功,被授予“埃里博兹英语Sanjak of Eğriboz帕夏”的称号。1768年,阿里同富有的德维纳帕夏的女儿结婚,并同他结盟。

阿里在土耳其的军衔不断上升,成为陆军中尉和鲁米利亚的帕夏。1787年奥土战争英语Austro-Turkish War (1788–1791)期间供职于巴纳特的军中,同年被授予蒂尔哈拉英语Sanjak of Tirhala作为帕夏领地。1788年,阿里成为约阿尼纳的主人,将大部分匪帮置于自己的掌控之下。此后的33年间,约阿尼纳成为阿里的根据地。阿里利用了奥斯曼帝国政府在当地的弱势不断扩张自己的领地。最后,他控制了阿尔巴尼亚的大部分地区、希腊西部和伯罗奔尼撒,并有哈桑·德尔维希(Hasan Dervishi)、梅乔·博诺(Meço Bono)、阿戈·米西尔达利(Ago Myhyrdari)、萨纳西斯·瓦伊亚斯英语Thanasis Vagias(Thanasis Vagias)、韦利·盖伽(Veli Gega,被安东尼斯·卡灿托尼斯英语Antonis Katsantonis谋杀)和塔希尔·阿巴齐(Tahir Abazi)等亲信的辅佐。由于他的突出事迹,许多西方著名人物将他与同时期的拿破仑·波拿巴相比,称呼他为“穆罕默德·波拿巴”(Mahometan Buonaparte)。

统治者阿里帕夏

位于阿尔巴尼亚南部布特林特的防御工事,建于阿里帕夏统治期间 1810年阿里帕夏的诏令,用希腊白话写成。阿里帕夏完全使用希腊语处理宫廷事务

在阿里帕夏统治的早年以警觉而出名,他立即成为阿尔巴尼亚穆斯林中的著名人物,且控制着阿尔巴尼亚新军中最大的一个营。阿里帕夏同时坚持苏非主义拜克塔什教团的信仰。阿里帕夏也在斋月里禁食。作为约阿尼纳的统治者,阿里帕夏的政策几乎是以权宜之计统治该地区;他作为一个半独立的独裁者经营这片土地,并务实地同对他当前有利的势力结盟。事实上,正是阿里帕夏和他的军队、雇佣兵征服了独立的苏利英语Souli地区。

阿里帕夏希望建立一个能够控制地中海海上霸权的政权,这同阿尔及尔的戴伊(行政长官)势力发生冲突。为了获得以威尼斯为主的阿尔巴尼亚海岸的一个海港,阿里同法国皇帝拿破仑一世结盟,拿破仑一世派遣弗朗索瓦·普凯维尔英语François Pouqueville为约阿尼纳的军事顾问。在提尔西特条约之后,拿破仑将瓦解奥斯曼帝国的任务交给了俄国沙皇,阿里于1807年倒戈并同英国结盟,并由理查德·丘奇爵士英语Richard Church (general)签订了详细的条约。作为权宜之计,阿里的行为受到了奥斯曼朝廷的允许,——当时奥斯曼朝廷实力较为弱小,没有实力将阿里驱逐,因此认为将阿里视为敌人,不如将阿里视为半个盟友更好。

英国诗人拜伦于1809年拜访了阿里帕夏在约阿尼纳的宫廷,并在其诗作Childe Harold's Pilgrimage中记录了其所见所闻。明显拜伦对阿里帕夏这位独裁者怀有复杂的情感。在这首诗中,描述了阿里宫廷的华丽和阿里所鼓励的古希腊文化在约阿尼纳的复兴。拜伦描述道:约阿尼纳比起其他的希腊城市“极度地富有、精美和博学”。在一封写给母亲的信中,拜伦痛惜阿里的残忍:“殿下是一位无情的暴君,犯有最可怕的罪行,非常勇敢,是一位被其他人称为‘穆罕默德·波拿巴’的优秀将军,……他的残暴就像他的成功一样,炙烤著叛军,等等等等……”

来自西方国家的访问者,包括拜伦勋爵、沃东库尔男爵法语Frédéric François Guillaume de Vaudoncourt和诺斯勋爵,都谈论道了阿里帕夏的性取向,并有着不同的说法。这些人写道,在阿里的后宫里,养著一大群男人,其数量与宫中的女人相近。这些资料可能仅仅反映的是当时欧洲人对东方人一种想像,而不能说明阿里帕夏的双性恋性取向。

一种观点认为,阿里帕夏“是一位残忍而且无信的暴君;他不是土耳其人而是阿尔巴尼亚人;对于苏丹(马哈茂德二世)来说,他是一个叛乱者,间接地也是苏丹敌人的朋友”。在他统治期间,一直同侯赛因·格拉达什切维奇、穆罕默德·阿里帕夏和易卜拉欣帕夏保持着密切的联系。

对现代希腊启蒙的影响

虽然阿里帕夏的母语是阿尔巴尼亚语,但在他控制的区域中主要的通用语言是希腊语,因此他使用希腊语处理所有宫廷事务。其结果是一部分的希腊本地人对他的统治表示同情。.一些来做生意的希腊侨民资助了当地的教育事业,出现了出现了新的教育机会。正如历史学家道格拉斯·戴金英语Douglas Dakin所写的:

[阿里]丰富多彩的事业属于希腊历史和土耳其历史。他的宫廷是希腊的,并且曾成为希腊文艺复兴的中心。

暴行

狩猎于湖上的阿里帕夏(路易·迪普雷,1825年)

阿里帕夏的暴行在其所征服的地区臭名昭著,在当地的民歌和诗歌中有所描述。四十年前,在阿里的父亲韦利贝伊被谋杀以后,他的母亲哈姆科受到了许多冤屈,遭到阿尔巴尼亚的Gardihiq和Hormova两个地区的人的迫害。(根据当地故事,阿里的母亲同女儿一起被关进牢房,夜夜遭到不同人的轮奸和折磨。)后来,阿里将肇事者的739名男性后裔处死以报复。1808年,阿里帕夏手下的司令米许达尔(Mühürdar)指挥新军,俘虏了其最大敌人、希腊山贼卡灿托尼斯英语Antonis Katsantonis。阿里将他在大庭广众之下用大锤击碎骨头而死。其中一个臭名昭著的罪行是,阿里在约阿尼纳随意选择出年轻的希腊少女并进行大规模屠杀。这些人在没有任何证据下,以淫妇的罪名,被绑在麻袋里,沉入帕姆沃提斯湖中。阿罗蒙人的民谣中控诉了阿里帕夏军队的残暴行径。

1798年,阿里的军队袭击了由法国军队和希腊本地人驻守的沿海小镇普雷韦扎。小镇最终被攻下的时候,出于对当地居民抵抗的报复,阿里的军队对该镇进行了大规模屠杀。此外,他的军队在19世纪初期完全摧毁了曾一度繁荣的文化中心莫斯科波莱(位于今阿尔巴尼亚的东南部),导致了当地的阿罗蒙人逃离了这个地区。

垮台

阿里帕夏的首级被献给马哈茂德二世苏丹 位于约阿尼纳的阿里帕夏坟墓

据称阿里在1820年下来暗杀在伊斯坦布尔的政治对手加斯科贝伊(Gaskho Bey)。为了重建朴特的权威,马哈茂德二世苏丹趁机解除了阿里帕夏的职务,要求他回到首都述职。

阿里帕夏拒绝辞去官职,并联合了鲁米利亚地区的其他帕夏,发兵抵抗苏丹的军队。胡尔希德帕夏英语Hurshid Pasha率领二万土耳其军队进攻,阿里帕夏的军队虽然规模小,但相当强悍。1820年12月4日,苏利人英语Souliotes组织了3000人,同阿里帕夏结盟,共同对抗奥斯曼帝国。阿里帕夏获得苏利人的支持主要是因为他允许归还苏利人的土地,此外还因为对阿里帕夏“同为阿尔巴尼亚人”的呼吁的共鸣。起初,联盟成功控制了该地区的大部分,但在阿尔巴尼亚穆斯林于摩里亚发动叛乱时被终止了。

阿里反对苏丹的叛乱使希腊军事的成分增多,而这些军队是由苏丹所雇佣的。据说他曾使流亡到伊奥尼亚群岛的山贼和苏利人英语Souliotes置于自己管辖之下并反抗苏丹的统治。然而,他害怕山贼会使他在奥斯曼土耳其人来临之前击败自己。

在两年的战争之后,1822年1月,奥斯曼军队来到了阿里帕夏的避难所——位于帕姆沃提斯湖中群岛上的圣潘代莱蒙修道院,欺骗他说苏丹将给予他完全的赦免。阿里帕夏上当了,但当他被要求投降后接受斩首时,阿里帕夏发表了其著名的宣言:“我的头颅……绝不会投降,成为一个奴隶的头颅。”他持续战斗到底,最后子弹射穿了房间的地板,他的首级随即被砍了下来送给苏丹。阿里帕夏于1822年2月5日死去,时年80岁。

胡尔希德将他的首级放在一个巨大的银制盘子中,举起来接受了他,在它面前鞠了三次躬,恭敬地亲吻了他的胡子,大声地祝愿自己有一个类似的结果。阿里的勇气激发了这些人如此程度的赞赏,使他们忘却了他的罪行。

人们以崇高的荣誉将阿里帕夏的遗体葬于一座位于约阿尼纳的主要清真寺旁的巨大坟墓里,这座坟墓至今犹存。尽管阿里统治残暴,村民们依然向阿里作最后的祝愿:“从来没有见过比这个好战的伊庇鲁斯人规模更庞大的送葬队伍。”

如今,阿里帕夏遇害的修道院是当地著名的观光景点,子弹造成的穿孔至今犹存。修道院中有一个关于他的博物馆,馆中的展品包括了他的一些私人财产。

文学作品中的阿里帕夏

19世纪初,阿里的个人民谣歌手哈奇·谢克雷蒂(Haxhi Shekreti)创作了诗作Alipashiad。该诗以希腊文写成,这是因为希腊文是当时当地最为流通的语言,使用这种语言更能提高主人的声望。Alipashiad与当时其他以穆斯林角度的文学作品有着很大的不同。

在大仲马的小说《基督山伯爵》里,阿里帕夏的垮台是由于法国军官费尔南·蒙德哥(Fernand Mondego)的背信弃义。阿里帕夏未发觉他的背叛,将妻子和女儿交给了蒙德哥保护,但最终蒙德哥将她们当作奴隶卖掉。后来基督山伯爵收留了阿里帕夏的女儿海蒂(Haydée),并在巴黎出庭作证,为阿里帕夏报了仇。

阿里帕夏也是约卡伊的匈牙利语小说Janicsárok végnapjai(新军的末日)中的主要人物,这部小说于1897年被R.Nisbet Bain翻译成英语,其标题为The Lion of Janina(约阿尼纳之狮)。

www.zhiyonw.net
问题反馈联系QQ:暂无联系方式,也可发qq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