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母指出自己曾经一度怀疑女儿的死因,后来一直有同警方跟进著,当时闭路电视片段看到陈彦霖的神情是有异样的,又表示女儿有幻听而怀疑她受思觉失调困扰,因女儿曾表示有男人对她说话,令其无法睡眠。陈母又指,女儿于6月曾有份去派有关修例活动的文宣,但7月已表示不想去,因为觉得已“变质”。对于有指女儿曾中催泪弹,陈母则称当时女儿是到尖沙咀购物,买蛋糕予同事,而非在反修例活动“前线”。专访中最后提到陈母指自己现时已被“起底”及受到滋扰,包括工作地点等被披露,半夜三更亦有人打电话给她,令其提心吊胆。她指一家人已很惨,希望“不要这样残忍”,冀他们放过自己和家人,让事件得以平息。。

死因受到质疑

由于陈彦霖在反送中运动期间死亡,而警队不断被指控向年轻人滥打滥捕,其死因引发大量质疑,令学界集会要求警方及相关组织公开事件真相。

尸体发现及处理

根据警方的公布,陈彦霖是在将军澳海滨公园跳海自尽。不过将军澳一带的海流难以把尸体带到魔鬼山一带,而且陈在海中被捞起时全身赤裸,死状可疑。另外苹果日报报导,陈彦霖遗体已于10月10日早上火化出殡,陈彦霖母亲和少量亲属出席葬礼,仓卒火化更令市民怀疑事件来龙去脉。

无线电视的独家专访受质疑

在10月17日为陈彦霖母亲进行独家专访的是无线电视新闻部总监黄淑明,而不是平日负责新闻采访的新闻部记者。时事评论员黄世泽认为陈彦霖母亲“何女士”如能够接受各大传媒访问,或者开一个记者会,相信很多人会接受陈彦霖是死于不幸或自杀,但何女士却单独接受无线电视立场较为亲政府的传媒的独家专访,反而引起更多疑问。

受访女士的身份受质疑

吴子明在节目质疑何身份

10月18日,MyRadio在《天地友政气》以“真假陈彦霖母亲?”作为节目主题,在节目中社运人士吴子明声称自己认识陈彦霖亲母“Ho Pui Yee”及其兄长何先生,曾协助他们张贴寻人启事、找寻陈彦霖。他称该名接受无线电视访问、自称陈彦霖母亲的“何小姐”是假的,陈彦霖真实的母亲和舅父早已失联。

网民质疑何头发与两个月前合照不吻合

有网民指陈彦霖在今年中秋节前曾于其个人脸书展示她与母亲的合照,还不只一张,清楚显示她母亲在两个月前是短发,但在10月中接受无线电视独家专访,戴上口罩及样貌被遮盖的何女士,其头发却长到要束成马尾辫,网民纷称一般女子的头发不可能长得这么快,直言“头发长超快,破世界纪录”,因头发长度在两个月内神速增长,网民质疑接受专访女士的真正身份。

思觉失调之说受质疑

陈母“何女士”在访问中认为女儿有思觉失调,但何女士在访问中又称在8月时医生诊断女儿没有情绪问题,只是性格较为反叛,而陈母声称陈女有思觉失调也受到作家颜择雅质疑,作家颜择雅认为陈母不可能比医生的判断专业,由于思觉失调多发生在成年后,但陈女只有15岁,而此症必须长期服药及由医生持续跟进,况且思觉失调恶化到自杀前的数月必然性格大变,陈彦霖如患有思觉失调是不可能只有陈母察觉。在何女士的独家专访播出后,苹果日报引述多位没有透露姓名的陈彦霖朋友称,陈彦霖生前未有提及自己有情绪问题,又称陈彦霖在8月10日曾透过Instagram找朋友一起订购黑色上衣供示威时穿着,8月11日又曾用扬声器在尖沙嘴呼吁示威者冷静,并于翌日告诉友人曾经在尖沙嘴“发梦(示威)”。

7月后没有参与反送中活动之说受质疑

何女士称陈彦霖在7月之后便没有参与反送中活动,但陈彦霖生前曾在其个人脸书发放一段自拍短片,短片中的陈彦霖表示自己好辛苦,她怀疑自己刚刚中催泪弹,她称要留守找现场警察指挥官理论,她又表示会与“手足”(示威者)共进退,她又称你们有事,我会陪住你们,因为我都是香港人,又呼吁将短片以不同形式forward(转发)出去。对于陈彦霖生前发放的短片,何女士则称陈彦霖当时只是到尖沙咀买蛋糕给同事。

郭文贵的指控

流亡海外的中国商人郭文贵于2019年10月21日直播声称,有香港火葬场的朋友掌握情报确定陈彦霖女士死于他杀,郭又指香港目前已经戒严,只是没有公告。死者被杀涉及香港警察和解放军驻港部队的残害和毁尸灭迹,其手上亦握有关键证据。又指肯定陈是被中共杀害,原计划从楼上抛下来,制造跳楼身亡的假象,最终改将陈彦霖尸体扔至大海中,随后将其火化,郭还称香港的火葬场至少有20人未被标注姓名而被火化,而后来所谓的陈彦霖母亲指称自己女儿精神不正常、女儿自杀等“全部都是中共的安排”。

要求公开闭路电视

10月14日

2019年10月14日上午,大批学生及街坊到香港知专设计学院举办悼念活动,同时要求校方交出陈彦霖出事当日(即9月19日)的闭路电视录影片段。下午4时,校方容许学生排队分批进入放映室观看两段片段,学生随即发现片段有可疑,时间记录一度跳前跳后,怀疑片段曾经被剪接。学生非常不满,要求副校长出来交代。后来校方解释,储存闭路电视的硬盘在混乱间丢失,令学生情绪更激动,要求校方在当晚六点前交出完整的 CCTV 片段。大批学生在校园平台静坐等候。

10月14日傍晚6时许,校方仍未交出满意答复。一批蒙面人在校园内大肆破坏,玻璃被打破,碎片散落一地,他们又在外墙以黑色油漆喷上“枉为人师”及“CCTV”等字句。校内警钟响起,有洒水系统被破坏,不断喷水。一小时后,数名消防员到场,该批蒙面人四散。

10月14日晚上,职业训练局发出特别通告取消旗下多所位于调景岭的院校15至17日的课堂。

该次事件是继太子站事件后,再一次要求对方公开闭路电视片段的事件。

10月17日

10月17日,银发族成员到调景岭知专设计学院递信请愿 10月17日中午,知专学生会发起在校舍内举行学界集会

中午,知专学生会发起在校舍地面知专设计大道举行学界集会悼念,有近百人参加。学生会会长梁健荣质疑片段有疑点,呼吁校方对话及公开更多闭路电视片段。一批银发族也有到场声援,并且递信请愿。

职训局发表声明,称公开的闭路电视片段全属真确,表示已保留闭路电视纪录,同时指对近日校园设施受破坏感到非常痛心。局方强烈要求尽快召开死因庭调查,如果获批准或豁免法律责任,愿意公开全段闭路电视片段。

10月25日

2019年10月25日,将军澳有市民发起人链活动,由香港知专设计学院开始伸延至将军澳海边,即陈彦霖生前走的最后一段路,以悼念陈彦霖,亦希望尽快召开死因庭确定陈彦霖死因。

10月29日

2019年10月29日下午二点,一批知专设计学院学生及身穿黑衣蒙面人士到香港知专设计学院围堵校长王丽莲,校长王丽莲与学生对话时否认陈彦霖相关闭路电视有所隐瞒,期间有学生要求她仿效香港中文大学校长段崇智发谴责警方声明,校长王丽莲拒绝,遭到在场人士包围及指骂,校长王丽莲一度受惊落泪,报称不适需送院,但大批学生仍然包围救护车,一度阻止校长王丽莲及救护车离开。下午三点起,只剩副校长黄伟祖与学生讨论,再到学校大堂要求校方交代真相。下午五点,多名黑衣蒙面人士不满校方回复,破坏校内设施,触发洒水系统。

赤脚游行悼念及要求真相

2019年11月7日晚上,有网民发起“愿我可再共你赤脚行”活动,悼念在9月22日被发现赤裸浮尸于海面的15岁少女陈彦霖,及质疑陈女的死因有可疑。多名身穿黑衣及蒙面的人士在调景岭的知专设计学院外集合,有部分人脱去鞋子,赤脚步行往将军澳海滨公园,近唐贤街的海边。期间有市民高呼“带紧彦霖返学校”,及高叫“知专交片,还我真相”等口号,亦有人高举“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旗帜,并张贴标语及陈彦霖的照片,队伍抵达海滨公园后陆续散去。

超过七成半受访市民要求召开死因庭

香港民意研究所在2019年11月12日公布“我们香港人”滚动民意调查的报告,在1,050位受访者中,有76.2%受访者认为政府须要就职业训练局学生陈彦霖的死因交由死因庭召开死因聆讯。香港城市大学专上学院社会科学院讲师黄志伟指出在民调中的问题,分别是要求为陈彦霖召开死因庭、要求设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警方是否正当使用武力,以及是否支持一人一票普选立法会和行政长官,民调结果分别有76.2%、77.3%及76.4%的受访者支持,反映出主流民意对现有制度的不满,以及市民对政府及执法机关的不信任。

另见

备注

  1. ^ 黄世泽在原文称作党媒及CCTVB
  2. ^ 此词源自中国大陆国营媒体中国中央电视台的英文缩写“CCTV”,CCTVB即有China Centralized Television Broadcasts Limited(中国中央电视广播有限公司)或China Communist Television Broadcasts Limited(中国共产党电视广播有限公司)的意思,网民以此讽刺无线电视亲中。
www.zhiyonw.net
问题反馈联系QQ:暂无联系方式,也可发qq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