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运动期间,中国共产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一些举动被怀疑是要介入香港的示威活动,这包括在周边进行演练,或是对于新闻舆论的影响等。但截至2019年11月1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并未直接介入香港事务。

事件背景

潘晓颖命案

主条目:潘晓颖命案

2018年2月,一对香港居民情侣陈同佳、潘晓颖到台湾旅游,潘晓颖在旅店房间内被男友陈同佳杀害,并被弃尸在台北市郊草丛。案发后,台湾士林地方检察署在同年12月正式通缉陈同佳,时效37年6个月。陈当时已搭机返港,惟台、港之间没有引渡协议,香港特区政府无法向台方提供司法互助,引渡陈赴台受审。潘晓颖的家属向香港建制派政党民主建港协进联盟(简称民建联)寻求协助。

提出修例

主条目:《逃犯条例》修订草案

2019年2月12日,香港保安局在民建联支持下,借此案提出修订《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简称《逃犯条例》)草案,开始公众咨询。草案允许香港特区政府向中国大陆、澳门和台湾等司法管辖区移交嫌疑人和进行法律协助。2月至4月间,草案引起立法会、商界、法律界等各界广泛疑虑。2019年4月1日,富商刘銮雄就修例向法院提出司法复核,5月29日又撤回申请。

与建制派政治立场相左的泛民主派反对该草案,他们建议政府采取“日落条款”,仅以特例方式,单次向台湾移交陈同佳,但遭政府拒绝。台湾方面也表示,不同意香港以“一个中国”为前提,修改条例、进行交涉。

5月3日至24日,双方透过立法程序展开攻防,支持草案的建制派议员强行撤换反对草案的民主派法案委员会代主席涂谨申,导致委员会“闹双胞”,互相强占会议室和发生肢体冲突。特区政府随后公布历史性决定,计划将草案绕过法案委员会并在6月12日直接提交香港立法会大会进行二读,社会上反对修例的声音由此演变成大型社会运动。

反方主要反对原因,是因为他们认为修例没有经过广泛咨询和讨论,过于急进,并担忧中国大陆的法治不够成熟、与香港法律制度差异大,疑犯不能受到公正审判,且中国大陆可能藉法律拘捕政治犯。他们亦认为修例后在港商人可被引渡、资金可被充公,可能会令境外投资者却步,削弱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

政经因素

在政治方面,由于2014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发表白皮书,强调对香港享有全面的管治权,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又确立“八三一框架”,引起社会不满,认为框架阻碍了香港实现真正的民主选举,违反港人治港承诺。港府推动的中港融合政策也让香港人民担心自由法治无法在一国两制下得到保证,加强了港人对北京政府的不满、反感。[与来源不符]刘晓波被判刑事件和铜锣湾书店事件也可能加深香港人对内地法律和政治体制的不信任。

经济方面,香港的房价异常高昂且每年急升,工资涨幅远远落后物价。香港每年吸引大量移民和游客,特别是来自中国大陆的移民和旅客,为当地社区和经济造成沉重压力。当地贫富悬殊和经济不公平等问题,都可能导致此次的激烈抗争。

中共直接介入的疑虑

公安出动的忧虑

主条目:徐锦炀遇袭事件

8月13日晚,机场的示威者发现一男子疑似拍摄示威者容貌,并在该徐姓深圳籍男子背包内搜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身份证与港澳通行证,以及两截木棍,因此怀疑其为中国大陆公安卧底,协助香港警方的行动。另有一名同行的林姓内地男子亦被怀疑是公安。其后网民者根据该两名人士的身份证明上网搜寻,发现在深圳福田公安分局警员的名单上有出现徐姓男子的相同姓名。事后证实林姓男子为环球时报记者,并非所谓的公安卧底。

中共军警隔空施压

解放军驻港部队在香港局势紧张之际,发放包含“反恐”、“维稳”、“防卫”及“同心”四大主题的影片,其中一段的“防暴演练画面”是处理示威。当中有解放军举起与香港警察相似的红旗,有“停止冲击”及“否则使用武力”等文字,亦有解放军用粤语高叫“后果自负”。而且早前“光复元朗”游行期间,8公里的石岗军营外,已有解放军持枪戒备。

2019年8月14日1时,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发表称“情报确认中国政府的军队部署香港边境,呼吁各方‘冷静’”,并宣布对北京加征的部分关税推迟至12月15日释放利好。美国国务院同时发出声明,指国务卿蓬佩奥与中共中央外事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就中美关系交换了意见,但没有说明谈话内容。亦有意见指出,中方正值中美贸易战谈判期间,翌日特朗普连发两条推特表示“中国当然希望达成协议。让他们先人道地与香港合作!”“我毫不怀疑如果他想迅速并人道地解决香港问题,他可以做到。见次面吧?”

2019年8月14日,解放军东部战区陆军发出警告,指从深圳湾春茧体育馆出发至香港“只需要10分钟”。在此敏感时刻,解放军驻港部队多部军车同日清晨亦在油麻地佐敦道一带出现,有市民更目击军车上坐满驻军人员,令人关注驻港部队是否“随时候命”。

2019年8月16日,台湾中央通讯社报道指内地调遣至少一万名武装警察部队队员在深圳戒备,随时可以到香港处理反修例的示威暴力活动。中央社亦引述相关消息人士报道,针对香港局势因反对修订逃犯条例而持续恶化并且暴力冲突不断,内地早前先派遣超过4000名武警到深圳作准备。在香港机场周一(12日)和周二(13日)遭示威者占据并瘫痪后,又增派数千名武警到深圳,前后合计共派遣约一万人,共11个支队。

中共影响网络及舆论

主条目: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审查

自从2019年6月香港爆发大规模反修例游行及示威后,中国政府便加强网络审查屏蔽对香港政府和警方不利的消息自境外流入到内地,另一方面加强对香港和国际传媒的宣传攻势试图影响全球舆论,不但在中外的主要讨论区进行洗版,更被指散播假消息。包括部分Wikipedia条目

疑似中共介入网络

社交媒体脸书(Facebook)及推特(Twitter)在8月19日证实已关闭多个针对香港示威活动散播“假消息”的账号。脸书移除了7个专页、3个群组和5个账号,并在声明中称“我们的调查发现其与中国政府相关个人之间的关联。”而另一个社交媒体推特停用了936个账号,也有指被暂停的账号多达20万个,理由是“损害香港政治运动的合理性”及这些账号是中国官方发动资讯战的一部分,并表示“我们有可靠证据证明,这是一个官方组织的行动。”这些被关闭的页面及账号均被指是由中国政府背后操纵,脸书及推特公开了部分牵涉散发“虚假信息”的页面,大部分是带有煽动性文字的图片,包括针对报导警方滥权的记者进行诬蔑,也有图文是将示威者与ISIS恐怖分子相提并论。对于脸书和推特停用及关闭多个怀疑与中国政府有关的账号,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20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不了解具体情况,他又称对于当前香港的局势,14亿中国人、海外华人华侨及广大留学生,都有权表达自己的观点和看法。虽然这是两家公司首次对中国政府发动的舆论战采取行动,但有专家认为这次行动中被删除的账户,只是受中国政府操纵的账户当中的冰山一角。 彭博通讯社的一篇评论,在检查了推特所公布的相关账号数据以后,指出这些账号发布的绝大多数内容与香港无关,且没有得到读者赞誉互动、转发、回复。 Yahoo!财经上的一篇相关分析,指中国政府在网上的宣传活动与俄罗斯有较大不同,主要侧重于中国人所认为的(有关主权问题的)“内部事务”。 8月22日,Google宣布YouTube已关闭210个涉及香港反修例示威的频道,指有关频道以虚拟私人网络等方式隐藏来源及企图操纵舆论,Google其中一名网络安全主管在网志表示这次行动,与Twitter及Facebook在日前应对中国官方操纵账号发布虚假讯息而采取的行动相符。

外交部施压

8月21日,彭博新闻指中国外交部曾向函多家外国国际媒体发信,要求采用中国官方的观点报导香港的反送中抗议活动,包括华尔街日报、路透社和法新社等国际媒体的高级编辑都接获信件,信件内有长达43页的文件,包括香港抗议活动的时间轴,强调香港的混乱局面涉及“外部干预势力”,又将示威者形容为“暴徒”,并谴责美国是背后煽动暴力的“黑手”。信中亦引述欧美多国警方对抗议活动的回应及引述如新加坡律政部长尚穆根等呼吁冷静的外国政客,这封信件被指企图影响国际媒体的报导从而主导全球对香港当前局势的舆论。

中共下令撤回修例

2019年9月28日,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的《南华早报》引述消息指,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宣布正式撤回条例草案前,曾经请示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并得到其批准,引起外界对中共直接插手香港事务的质疑。

中共全会公报回应

2019年10月31日,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闭幕,会议除了通过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代表中共中央政治局作的工作报告外,官方公报在一国两制部分提到“建立健全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外界解读为中共准备为《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而释放的讯号。

影响

主条目:中国大陆与香港矛盾

随着运动不断升温,中国大陆的“爱国护港”情绪空前高涨。部分大陆网民认为运动已背离其初衷,并指控示威者是幕后有“境外敌对势力”的“港独分子”,及称他们是“废青”。在香港中联办遭受冲击、示威中出现“支那”侮辱性字句、国旗和国徽遭破坏、港警个人信息遭泄漏、两名中国大陆人士在香港机场遭数小时包围并一度受袭击后,民众民族主义情绪高涨,“支持港警、铲除‘港独’、严惩暴徒”的呼声日益强烈。大量中国大陆网民自发组织“**”到各社交媒体与香港网民争论,亦有香港支持示威者到内地社交媒体新浪微博和知乎等宣传理念,由于双方价值观存在差异,部分争论变成对骂和侮辱。8月有示威者袭击大陆的游客、记者,引起大陆人的愤慨,加剧了双方冲突。香港01等媒体认为,大陆政府对运动讯息的严格审查或令大陆人民未能全面接收讯息,两地网民的认知差异也成为冲突原因之一。

www.zhiyonw.net
问题反馈联系QQ:暂无联系方式,也可发qq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