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中的港铁车站出入口,2019年10月

在反修例运动中,示威者对港铁进行了多次破坏。在此期间,至10月8日,有125个车站被示威者毁损,500多台售票机及增值机被破坏。此外,闸机、闭路电视、升降机也多次成为示威者的目标,亦有铁轨遭到破坏,列车被焚毁,港铁工作人员多次遭到袭击。而有媒体质疑警察乔装为蒙面示威者,但警方否认有从事违法行为。

背景

2019年7月反修例示威期间,发生元朗袭击事件,有媒体认为港铁无法置身事外。此后,有市民发起港铁不合作运动,要求港铁做出回应。香港01采访的一位跳闸市民认为,港铁已从先前安全的象征,变成了反抗的对象。

8月21日元朗示威遭警方驱散后,港铁于元朗站安排特别列车疏导示威人流,然而此举引来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官方传媒《人民日报》以〈专列护送“黑衣人”,港铁掂量过轻重吗?〉为题点名批评港铁,港铁此后更改安排,表示因应情况将会随时停止列车服务及关闭车站,包括“燃点香港·全民觉醒”大游行等获发不反对通知书的游行亦不例外。这些决定引起示威者强烈反感,并冠之以“党铁”的贬称。

8月31日太子站袭击事件后,因港铁不公开站内闭路电视片段,及后在群众施加压力下港铁亦只有公开闭路电视片段截图,令港铁继续成为示威者的针对目标。

时间线

全民跳闸

9月,部分不满港铁处理示威手法的港民发起“全民跳闸”运动,呼吁跳闸不付钱,从而“让港铁赚不到钱”,《文汇报》批评跳闸是“搭霸王车”,认为此类违法行为破坏了法治的基础,但亦有香港市民称赞一位蜘蛛侠造型的跳闸者“有型”。

中环站遭破坏

9月8日晚,激进示威者在“香港人权与民主祈祷会”结束后,将中环站多个站口破坏,玻璃与电梯毁损,并焚烧了中环站E出站口。两分钟后消防员赶到并将火扑灭。此后港铁发表声明,表示强烈愤慨。次日,被损坏的数个站点部分恢复服务。上午11时,林郑月娥访问了受损中环站,称“深感心痛”。

十一国庆期间

在十月一日,香港冲突再次加剧。有20多个车站被纵火,部分铁路设施遭破坏。港铁在进行评估后关闭了11个车站。但示威者仍旧闯入被封闭的荃湾站,向铁轨投掷燃烧弹,并毁坏列车、闸机、监视器、售票机等站内设施。

禁蒙面法

10月4日,林郑月娥宣布于次日启用《禁蒙面法》。当日,示威者对港铁再次破坏。有列车被燃烧弹投中车顶而着火。至次日,港铁线路悉数瘫痪。在部分恢复机场快线后,6日,港铁重开39个车站,但部分车站再次受到冲击,7日,再有21个车站遭到破坏与纵火。

路轨被堵

在示威中,有示威者于10月13日向沙田站的路轨上丢掷杂物,亦有轨道的信号器被破坏。香港工程师学会前会长梁广灏指出,铁轨上的杂物虽易于清理,但只要有一件硬物未能清理干净,便会危及乘客安全。

三罢运动

11月13日晚间,将军澳站在闭站后被示威者闯入破坏;次日早上,示威者两度向红磡站投掷燃烧物,一辆准备开出的列出被阻站内。16日,示威者再袭多个车站,大学站内的一辆列车被焚毁且无法修复。根据港铁说法,此为一周内第二辆被破坏的列车。

人员被袭

根据港铁的声明,9月8日中环站出口被焚时,有港铁员工于该站J出入口被示威者掷以硬物而被擦伤。

9月26日晚间,一位港铁员工在维修受损闸机时,有示威者将液体泼入闸机,在试图阻止时身上亦被泼洒液体。

10月13日下午,一位防暴警察在港铁观塘站apm出口通道,被一位19岁示威者自人群中伸出利器划伤颈部,伤人者被警方当场逮捕。警方表示其最高刑罚可能至终身监禁。

争议

港铁处理手法

主条目: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运动期间港铁相关争议

亲中媒体认为港铁纵容已经违反法例的示威者,在他们破坏后协助其逃窜,另警方扑空。不过自从9月起港铁多次在示威之期间关站后,被示威者称为当局打压示威的工具,关站的安排被批评为协助警方抓捕,更被戏称为“党铁”。

在10月8日上班繁忙时间,部分港铁站外出现大批候车人龙。其中有将军澳的乘客花近3小时才能抵达中环。市民指港铁在早上公布车站安排太迟,批评港铁是配合政府制造恐慌,质疑关站有其他原因。

港铁虽然表示公共设施被暴徒破坏,但有网民发现,有提供正常服务的车站内八达通增值机虽然贴上“设施被破坏”的告示,但事实上一切运作正常。

示威者涉嫌毁损无障碍设施

有港媒指出,尽管示威者声称考虑到残障人士不会破坏升降机,但仍有升降机受到破坏,亦有指失明人士被迫步行返家。香港失明人协进会会长庄陈有在社交媒体称“我们不知道是谁做的,是卧底也好,是鬼也好,是示威者也好,深切希望公众珍惜这些公共设施。”他呼吁各界冷静,顾及别人,都不要再破坏无障碍设施。

警方疑假扮示威者

主条目:对于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运动中警队的批评

10月8日,港铁提早于晚上8时关闭各个车站,当晚11时许,有市民发现在已经关闭的上水站内有最少六个装扮类似激进示威者的蒙面人在站内徘徊,于是上前查问,其中一个戴鸭舌帽的蒙面男子随即掏出警方惯常使用的电筒,隔着铁闸以强力闪光照射在站外拍摄的市民,期间在站外的市民多次查问是不是警察,但蒙面人一直没有回应,也没有展示任何证件,双方后来对骂,其后蒙面人又拿出胡椒喷雾作出要喷闸外的样子,站外的市民于是离开,后来有防暴警察赶到但没有带走任何人。

片段曝光后,有市民质疑破坏港铁设施的蒙面示威者是警察假扮,警方于翌日表示上水站内出现的蒙面人都是执行任务的便衣警员,并强调没有做违法行为。立法会议员林卓廷认为涉事的便衣警员并非进行一般的调查工作,而是渗入示威活动中,但其做法令外界难以分辨破坏设施的人士是警方派出的卧底还是示威者,民权观察发言人王浩贤认为此片段会引起社会关注警方有无乔装示威者进行破坏并嫁祸给示威者。有网民指出港铁宝琳站旁便是将军澳警署,要拘捕破坏者是易如反掌,但警方连日都没有捕获真正的破坏者,在10月4日有多个港铁车站遭破坏时,有破坏者展露出警察军训的体格,甚至有乔装成黑衣示威者的警察,却在地铁站被破坏后安然入内,质疑警方为了在国际舆论上抹黑示威者而乔装及破坏。

www.zhiyonw.net
问题反馈联系QQ:暂无联系方式,也可发qq邮箱。